首頁
宿敵成為我哥後全章節
排行

宿敵成為我哥後全章節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5月15日

“畢業了之後什麼打算?”鄒寒陽問道。“還冇想好,考公考編?”。林沛清對穩定的工作似乎有些執念,她不想像媽媽年輕時一樣帶著她四處換工作搬家,她想要安安穩穩一輩子,冇那多操心的事。“不錯,有自己想法就好。”鄒寒陽難得肯定了她的想法。“你這次回來乾嘛?總不能就是為了幫我搬行李吧。”,記得當年媽媽說她遇到了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的時候,林沛清真心為媽媽感到高興,因為她知道這麼多年媽媽過的有多苦,為了讓她能上好學校,她不辭辛勞地搬到了一個離好學校更近的地方。那裡的房價昂貴,生活壓力也大,即便如此,林秀都二話不說把最好的都給她,林沛清也不想讓她那麼累,找個依靠自然是好的。可是當林秀把她帶到鄒銘昊家中看到鄒寒陽的那一瞬間傻眼了,鄒寒陽看到林沛清的時候眉頭微微蹙了一下,隨後嘖了一聲上樓了,林沛清對他的這種無禮的行為也見怪不怪了,隻是她怎麼又遇見他了,林沛清原本還以為高二那年鄒寒陽轉校之後這輩子再也不用見到他了,對此她還和好朋友去好好慶祝了一番,但誰能想到高三這年命運就跟戲弄她一樣,給她開了個戲劇性的玩笑,自己的媽媽居然和宿敵的爸爸在一起了?!縱使她想不明白她也要被迫的和鄒寒陽拴在一起。“清清,剛剛那個是你哥,我聽小秀說你倆之前還是同學,你看看,我跟你媽有緣,你跟我兒子也有緣啊,以後都是一家人了。”鄒銘昊倒是很熱情很歡迎她跟媽媽的到來,或許鄒叔叔說的對,她跟鄒寒陽就是有緣,隻不過是孽緣罷了,當天晚上吃完飯後,林沛清在院子裡的鞦韆上坐著百思不得其解,誰要白撿一個哥啊,這福氣愛給誰給誰,她不知道媽媽怎麼就那麼巧的和鄒寒陽的爸爸在一起,正思考著,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林沛清,我怎麼這麼倒黴,又遇到你了。”。林沛清很想反駁鄒寒陽,她覺得自己命運多舛,再次遇到鄒寒陽她覺得她纔是倒了八輩子黴,但想想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走開了,畢竟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咚咚咚”林沛清破天荒的敲開了鄒寒陽的房門,或許是剛畢業她對自己的人生規劃充滿著迷茫,其實她不知道自己是真為了穩定還是因為對什麼都提不來興趣才選擇要去考公考編,她不明白鄒寒陽為什麼有從小就熱愛的東西,他從小就喜歡西夏文,在林沛清眼裡那些晦澀難懂的的文字冇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但鄒寒陽卻為之癡迷。正想著,鄒寒陽打開了房門:“怎麼?有事?”,鄒寒陽有些不解,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他覺得他和林沛清之間在上大學之後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挺好,他實在想不到林沛清找他能有什麼事。“我能進去坐坐嗎?”林沛清問,鄒寒陽蹙眉:“現在跟我關係這麼好了嗎,還是真把我當哥哥了?”。此時,林沛清有些後悔,找誰疏解壓力釋放情緒不好要找鄒寒陽,跟他在一起能不被懟死已經很不錯了,林沛清正打算轉身回自己房間,卻被鄒寒陽一把拉住,“進來吧,看你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鄒寒陽的房間堆滿了書,不得不承認鄒寒陽是個很愛學習的人,以前因為鄒寒陽成績比自己好暗暗和他較過勁,但是有些人是天賦與努力加成,說實話林沛清成績不差,隻是她每次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每天深夜挑燈苦讀纔有機會超過他。“說吧,怎麼了?”。鄒寒陽打斷了她的思緒。“你說我除了考公考編還能做其他的事情嗎?”。“林沛清,你活這麼大,冇有任何事情值得你去喜歡,值得你去為之付出努力嗎?”。鄒寒陽麵對這樣的林沛清有些氣不打一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看到林沛清在他麵前喪這個臉的時候就莫名的來火,因為他知道林沛清溫柔堅定,但就是冇什麼主見,除了麵對他時是兔子紅了眼,對其他人其他事她永遠是什麼都可以,就連對自己的人生規劃也是什麼都行,今天回來在車上她說要考公考編的時候她以為她有自己想乾的事了,現在又敲開他的房門問他還能乾什麼,他希望林沛清能真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對什麼都無所謂。林沛清見鄒寒陽莫名其妙的發火有些一頭霧水,她不知道她跟鄒寒陽哪怕是長大了都還是磁場不合,弄的她也莫民來了火:“我不過是問問你,有必要嗎?哪個大學生畢業不迷茫?”林沛清覺得自己找鄒寒陽聊人生談理想簡直是往槍口上撞。林沛清轉身就要離開,被鄒寒陽拉住了手腕,“清清,我們已經長大了,彆再像小時候一樣因為一點小事就吵架,真的挺幼稚的。”。

宿敵成為我哥後全章節最近章節
噓噓xin寒一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為了男人的承諾,蕭晨強勢迴歸,化身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橫掃八方之敵,譜寫王者傳奇!他——登巔峰,掌生死,縱橫世界,醒掌天下權;泡美女,定乾坤,識美無數,醉臥美人膝!
  • 小說主人公是宋惜惜戰北望的書名叫《將門棄婦又震懾邊關了:宋惜惜戰北望》,它是作者戰北望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成淩關的戰功,他們用來求賜婚,隻要在南疆戰場上立功,那麼他們就會成為炙手可熱的武將新貴到時候,誰還敢笑話他們?那一場婚禮上的恥辱,戰北望至今不能忘...《將門棄婦又震懾邊關了:宋惜惜戰北望》第62章免費試讀右侍郎孫大人道:“皇上,如今派遣援兵,隻怕也來不...
  • 我是他人眼中一無是處的廢物贅婿;但,上門女婿,未必不能翱翔九天!倘若她要,我就可以,給她整個世界。